一起来了解一下获诺奖的肿瘤免疫治疗
栏目:最新研究动态 发布时间:2018-10-23
北京时间10月1日下午5点30分,诺奖委员会在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宣布,201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......

北京时间10月1日下午5点30分,诺奖委员会在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宣布,201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70岁的美国免疫学家詹姆斯·P·艾利森(James Allison)以及76岁的日本免疫学家本庶佑,以表彰他们在癌症疗法以及免疫负调控的抑制领域所作出的贡献。

image.pngimage.png

左图为美国免疫学家詹姆斯·艾利森博士,右图为日本的免疫学家本庶佑(Tasuku Honjo)

何为肿瘤免疫疗法?

正常情况下,免疫系统可以识别并清除肿瘤微环境中的肿瘤细胞,那么结果却是癌细胞还是发展迅速呢,原来癌细胞但为了生存和生长,肿瘤细胞能够采用不同策略,使人体的免疫系统受到抑制,不能正常的杀伤肿瘤细胞,从而得以幸存。肿瘤细胞的上述特征被称为免疫逃逸。肿瘤免疫治疗(Immuno-Oncology,IO)是通过调动机体的免疫系统,增强抗肿瘤免疫力,从而抑制和杀伤肿瘤细胞。

 

肿瘤免疫治疗的代表性“PD-1/PD-L1药物”是当前肿瘤治疗领域中最具前景的方向之一。

在了解PD-1/PD-L1药物之前我们首先要了解一下PD-L1相关的免疫逃避。: 肿瘤细胞为了逃避人体免疫的追杀,在自身表面产生了一种被称为“PD-L1”的蛋白,相当于一个假的“通行证”。这个蛋白与免疫细胞表面的PD-1蛋白相结合,就会让人体免疫系统产生“这是自己人”的错觉,从而放过肿瘤细胞,任其疯狂繁殖。

PD-1抑制剂,包括PD-1抗体和PD-L1抗体,是一类免疫治疗的新药。主要的作用机制,是阻断PD-1和PD-L1之间的相互作用,因为这两个蛋白的相互作用,会帮助恶性肿瘤逃脱免疫系统的追杀。PD-1/PD-L1抗体,通过阻断PD-L1和PD-1蛋白相结合这种“我是自己人的伪装”,促进病人自身的免疫系统杀伤肿瘤。

2015年,美国前总统吉米·卡特宣布自己确诊罹患晚期黑色素瘤,转移到脑中的4个瘤块约2毫米大小,当时他已经91岁,但是在PD-1药物的治疗下,他体内的肿瘤完全的消失了。直到今天,并无任何复发迹象。

2018年9月25于 N Engl J Med(IF=79.258)发现了一项关于PD-1 抑制剂最新的研究:

研究者以1:1的比例随机分配559例未经治疗的转移性鳞状NSCLC(非小细胞(型)肺癌)患者(双盲,3期试验),分别接受200 mg PD-1 抑制剂pembrolizumab(对于≥50%肿瘤细胞具有程序性死亡配体1 [PD-L1]表达的患者)或生理盐水安慰剂治疗,进行了最多35个疗程的周期治疗。在他们的治疗周期中,所有患者在前4个周期内也接受卡铂和紫杉醇或纳米颗粒白蛋白结合的[nab] - 紫杉醇治疗。最后检测总生存期和无进展生存期。

image.png
image.png

根据他们的研究结果,在先前未治疗的转移性鳞状NSCLC患者中,用卡铂加紫杉醇或nab-紫杉醇对化疗中加入pembrolizumab导致总生存期和无进展生存期明显长于单独化疗。并且无论PD-L1表达水平如何,总体存活益处是一致的。 但是pembrolizumab联合治疗组因不良事件而停止治疗的频率高于安慰剂组合组(13.3%对6.4%)。

PD-1抑制剂的治疗前景和挑战?

虽然PD-1药物堪称“神药”,却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通过它的治疗得到痊愈。

问题一:价格昂贵。进口药物费用高昂是医药行业一直存在的问题,PD-1药物本身价格昂贵,并且由于治疗需要较长的周期,造成总体费用更加高昂。

问题二:并非对每位癌症患者都适用。根据目前的研究结果,PD-1药物的治疗人群有限。用在不合适的人身上,对病情不但没有帮助,还可能延误病情,造成严重后果。

 

参考文献:Pembrolizumab plus Chemotherapy for Squamous Non-Small-Cell Lung Cancer.